当前位置:历史资料网 > 历史故事

历史故事

明熹宗朱由校传:闯宫立帝东林治政,昏君病重贤后定计

分类:历史故事 2021-07-14

明天启七年,一生喜好玩乐,将明王朝元气耗尽的熹宗朱由校死去,死后被谥为皇帝,庙号熹宗,葬于德陵。

一、闯宫立帝东林治政

朱由校的父亲光宗朱常洛不为其父神宗所喜。虽为皇长子,但长期遭受歧视,直到20岁才勉勉强强被立为东宫太子。

万历三十三年(公元1605年)十一月十四日深夜,选侍王氏生下常洛的第一个儿子由校。常洛在困境中得子,心中非常高兴,可是一想到父皇又有些心寒,不知他高兴不高兴?常洛灵机一动想出个办法来,他令人分头将喜讯报知奶奶慈圣老太后和父皇。只要奶奶高兴,父皇大概不会怎么样。报喜的太监走后,朱常洛长久地徘徊在院子里,等待着父亲那边的讯息。老太后听到第一个曾孙子出生,又是大明江山社稷的继承人,觉得是天大的喜事。老太后一高兴就往儿子那里跑,待她到了乾清官,神宗已得了消息。看到母亲喜得合不拢嘴,神宗也笑了,传令封王氏为才人,常洛才放下心来。

常洛由于长时期受压抑,脾气很坏,动不动就发火,一发火就打骂太监宫女以及选侍。选侍当中只有李氏比较能得到常洛的欢心,因此,她在东宫比其他人地位高、受宠,平时也就霸道,其他选侍难免与她发生些争执。王氏因生了朱由校,在选侍中名分最高,看不惯李选侍的泼横,两人经常口角,李选侍仗着常洛喜欢她,竟敢动手打王氏。万历四十七年,王氏病死。有一种说法就是被李选侍打了,气愤而死。王氏死时,由校已14岁。常洛请示神宗后让李选侍照管由校。由检的母亲死后,也由李选侍照管,直到由校即位。

万历四十八年对明朝来说是一个多事的年头。七月二十一日,明朝在位最长的君主神宗去世,临死还关照及时册立皇长孙。八月初一常洛即位,然而常洛福分太薄,在位一个月,于九月初一早晨死去。时年39岁。

常洛死前,旨传内阁大臣方从哲、刘一、吏部尚书周嘉谟及科道杨涟等人入宫。谁知这几个人刚走到宫门口时,光宗已经驾崩了。杨涟说:皇上晏驾,嗣君年幼,他又没有嫡亲母亲或亲生母亲在身旁,万一出现什么变故,我等就是天下罪人了。现在我们只好闯进宫去,拥皇长子即刻接受群臣朝见,安定天下人心,杜绝事故发生。大家都同意。

商议已妥,杨涟就带头闯宫。守门的太监乱棍交下,不让他进去。杨涟将手一挥,大吼道:我们是皇上召来的。现在皇上驾崩,嗣君年幼,你们阻止大臣入宫扶保幼主的目的何在?太监被杨涟的气势镇住了,杨涟哼了一声带领群臣进了宫门。

杨涟一行进了乾清宫,哭倒在常洛的灵前。磕头完毕。杨涟请皇长子朱由校出见群臣。这时朱由校正被李选侍拦在西暖阁内不得脱身。刘一大呼道:皇长子应当在灵柩前即位,今天却不在灵前?哪里去了?太监们都不回答。这时,常洛的东宫侍奉、老太监王安走来,告诉刘一说:皇长子为李选侍所匿。刘一大声吼道:谁如此大胆,敢匿新天子。王安说:你等着,我去一趟。王安说罢,大步走进西暖阁。他正言厉色向李选侍说明了外朝的情况,以不容违拗的口吻请求皇长子立即出见群臣。李选侍到底是妇人家,没见过这种场面,心中不免有些发毛,稍一迟疑。王安立刻抱起由校跑出来。刘一、杨涟等人立即跪倒高呼万岁。刘一看事不宜迟,挥一挥手,大家一拥上前,刘一架起由校的左胳膊,英国公张惟贤架起右胳膊,王安在后面拥着就把由校架上了步辇。这时,李选侍有些后悔,慌忙上前拽由校的衣服。杨涟吼道:殿下是天下之主,群臣之君,谁敢阻拦!大家连拖带拉将由校拥入文华殿,群臣礼拜,由校即了东宫太子之位,议定九月六日即皇帝之位。

九月初六日,正式举行了登极大典。由校即了皇帝之位,是为熹宗群臣舞蹈山呼。熹宗在高高的龙墩上看到了杨涟,发现几天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,满头黑发和须眉都变成了白色,这是几天来心力交瘁所致。熹宗非常感动,数次称他为忠臣。由校的即位,是东林党人的巨大胜利。

东林党人自万历中期便自树高明之帜,讽议朝政,裁量人物,认为自己肩负天下兴亡的重任,是朝臣中最清白最忠直的大臣。正由于东林党人绳人过刻,引起了某些官僚集团的不满。万历末年与东林作对的主要有齐党、楚党、浙党、昆党等士大夫集团。光宗即位后,顺应神宗意旨,保护郑贵妃的党派都被清除了,东林党如日行中天,气焰趋于极盛。短短几个月间,被排斥的原东林派官僚皆披挂出山,冠盖满京华。

熹宗即位后,在东林党人的主持下,革除了神宗末年一些弊政。如停罢了杭州织造、革除了南京的鲜品进贡。对发生重灾的地方进行了赈济。明令免除了天下带征钱粮及北畿地区的加派,减轻了某些地区的赋税。再就是对历史上的一些大案重新作了结论,恢复了张居正的官荫,肯定了张居正对国家的重大贡献。另外给建文时期的方孝孺等人平了反,恢复了名誉,肯定他们是国家的忠臣,对他们的后代免除了奴籍,恢复了平民地位。但是,东林党人在国家大政方针的决定,大弊大利的革兴方面毫无作为,神宗末年的状况没有根本的改变,对国家亦无明显建树。

二、客魏崛起天子纵乐

在熹宗天启初年,明王朝政坛上又悄悄崛起了一股政治势力。这个势力由于和皇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生长极快,迅速地对明朝政治发生重大影响,这就是魏忠贤太监集团。魏忠贤的兴起又与一个美丽的农家少妇紧紧相关,这个农家少妇即朱由校的奶妈客氏。

明朝皇家生儿育女,亲生母亲是不哺育的。一般是从农村挑选一些强壮的村妇为奶妈,代为哺育,据说这是希望农民的乳汁能给这些娇嫩的金枝玉叶增强体质。客氏是保定府定兴县人,其夫叫侯二。万历三十三年,客氏第二胎产一女没有成活,恰在这时宫中为即将出生的朱由校寻找奶妈。客氏人长得肤肌白皙,身体苗条健美,眉清目秀,又恰在18岁如花似玉的年华,奶汁非常稠厚,于是被选中,成了由校的乳母。入宫二年,丈夫侯二病死,客氏便带着儿子侯国光长期在北京住了下来。

客氏虽然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姑娘,却心灵嘴巧,非常机敏,又会做针线,所以很快在东宫上上下下混得很熟。由校的生母王氏对她很放心,把由校整个托付给了她。客氏知道怀中这个含着奶头的小生命是大明江山之主,是皇位的继承人,将来要掌管整个国家,因此她对由校的照顾非常尽心。也正是在这时,客氏产生了非分之想,她要利用这个机会改变她生活的轨迹,博取荣华富贵。本来皇上断奶后奶妈就要打发出宫回家,因为客氏对由校太好,由校离开她便大哭不止,不吃不喝,王氏也看孤儿寡母可怜,遂破例将她留下来,继续服侍由校,等到王氏一死,由校竟不自觉地把客氏当成了母亲。

客氏发现由校已完全被她笼络住,心中十分高兴。由校即位使她的野心恶性膨胀起来,她要在后宫摆出不可一世的架子来,压倒那些有名封的后妃嫔贵,使谁也不敢瞧不起她这个农家女,充分品味一下全国第一贵妇人的滋味。客氏在宫中遇到一个和她有同样出身、同样感情、同样野心的太监,二人一拍即合、随即串通一气、狼狈为奸,进而干预国家政治,淆乱天下,这个太监就是魏忠贤。

魏忠贤是直隶河间府肃宁县人,家贫而无赖,娶妻冯氏,生有一女。魏忠贤生性黠慧佻薄,不事生产,饮酒赌博、鸡鸣狗盗无所不为。后其妻与其离异。魏忠贤的家乡是个出太监的地方,许多贫苦农民为生活所迫而净身去投师父做太监。魏忠贤在欠了一屁股赌债、走投无路之际也踏上了这条道路。万历十七年,他入了宫,投于司礼监秉笔兼掌东厂之印的老太监孙暹名下。魏忠贤被派到御马监干事,也就是这时培养了魏忠贤对名马的兴趣。魏忠贤在御马监呆了一阵又被派往甲字库看管仓库。他利用职务之便,盗吞库物,手头渐渐充裕起来。由校诞生后,其母王氏无人办理膳食,魏忠贤买通东宫太监魏朝,靠他引见入了东宫,为王氏及由校办理膳食。忠贤巧于逢迎,工于心计,千方百计利用旧日关系从各库掠取各种财物、玩好、果品、花卉取悦于王氏及小由校。他还做得一手好菜,色香味俱属上乘,因此颇得王氏欢心。

客氏与魏朝是对食,即太监宫女结成的形同夫妇的关系。魏忠贤来东宫后立刻看上了客氏,多方接近她,讨她的欢心,客氏渐渐喜欢上了魏忠贤,二人偷偷相好,如胶似漆。熹宗即位后,客氏将魏忠贤拉到由校手下,充当典膳局官。由此,二人皆成为由校的亲近之人,他们都怀着控制小皇帝,进一步攫取权力的野心从政治上、生活上结成一体。

熹宗对客、魏二人恩宠有加,引起了东林党人的深深忧虑,他们害怕熹宗被二人迷惑挟制、重演出太监专权、阿保乱政的局面。杨涟、左光斗在十月份上疏,以熹宗大婚在即为借口,提出将客氏放出宫去。老太监王安从中主持,熹宗只得让客氏离宫。但客氏一走,熹宗像掉了魂一样,茶饭不思,啪嗒啪嗒直掉眼泪。不出三天,就令客氏再次入宫。王安劝他说:娶了皇后就好了,有伴了。由校说:娶了皇后也不行,皇后也不大,也要客奶照顾!群臣眼看着客氏再次来到由校身边,谁也没有办法。

客魏集团的形成是熹宗造成的,以后客魏集团的肆虐也是熹宗纵容的结果。熹宗是一个爱玩、贪玩、会玩的主儿。即位之前,客氏、魏忠贤带他玩马、玩狗、玩猫、玩花、玩草,花样翻新地玩、昏天黑地得玩。做了天下之主,他的玩性丝毫未减,反而更被激发。有了权了,更有了玩的条件,玩得更加邪乎。魏忠贤最希望熹宗发扬玩的天性,自己好从中渔利,专权擅政。所以他对熹宗的玩加意引导,花鸟虫鱼、声色狗马,极天下之所能以供熹宗一乐。朱熹宗也忘掉了江山社稷、列祖列宗、黎民百姓,忘掉了自己是一国之君。

熹宗生性活泼好动,对什么事情都怀有浓厚的兴趣。他追求新奇、刺激,喜欢名马,爱好骑马射猎,魏忠贤以他在御马监学到的知识,搞了许多名马送给他,熹宗为之逐匹命名。他经常跃马挥鞭满宫乱跑,为了跑马的方便,官内的许多几百年的大松树都被砍掉,窄小的门洞被拆除。熹宗爱打猎,尤其爱亲手杀死野兔、獐狼之类。他喜欢亲手砍掉野兽的头后看它的眼睛转动,从鲜血淋漓中追求刺激。熹宗在宫中像一个顽皮的农家小子,常常上树去掏鸟巢,下水去抓鱼。有一次,他掏鸟从高高的树上摔下来,衣服被扯烂,摔得头破血流。魏忠贤还时常带他去北海泛舟。熹宗为了好玩,并不安分地坐在船上,他要亲手划船。经常是魏忠贤等太监坐船,皇上划船。有一次,熹宗与两个小太监在一条小船上,熹宗衣袖高挽,非常卖力地划桨。突然,湖上风起,将小船打翻,两个小太监不会游泳,熹宗也不会游泳,三人眼见就要淹死,正好一个会游泳的太监从湖边经过,将熹宗救起,两个小太监被淹死了。这时,魏忠贤、客氏在远处的画舫上喝酒,还不知道发生了事故。这类事情很多,熹宗玩起来根本不顾危险与否,魏忠贤也不以此为意。最危险的一次是熹宗在宫内大阅兵。他披坚执锐看施放铳的表演。一个叫王进的小太监就在熹宗面前装药点火,结果轰的一声,发生爆炸。王进的手被炸飞一个,还险些伤及熹宗,熹宗只哈哈一笑,并不介意。

熹宗还喜欢蹴球、舞剑、射箭。永寿宫是魏忠贤与熹宗日常蹴球之所,乾清宫前丹陛是他舞剑的地方,常常在月下可以见他舞剑的身影。熹宗箭射得极准,有一次,魏忠贤骑马从他眼前驰过,他一箭便将那马射翻。

除了这些武的,熹宗最爱看戏。宫内钟鼓司准备有各种戏。熹宗几乎每晚必看,而且很开心。熹宗看戏每天必到极晚,冬天更是通宵达旦。

熹宗爱忘事,过去的事情转眼就忘得一干二净。但他人聪明,手也很巧。他最喜欢土木建筑、木工制作。全套木工活他样样精通,油漆一行亦极工巧。凡是他见过的木器用具、亭台楼阁,一看便能制作,宫中原有十作,即十个作坊,由太监管辖,负责宫中土木营造。熹宗在宫中就成了十作的头。他爱好营建,常在宫中亲自动手建造回廊曲室,手操斧锯,兴趣盎然。但他喜厌不恒,造成了,看看哪里不顺眼就毁掉重造。常常是造了毁、毁了造,把他忙得不亦乐乎,顾不得吃饭喝水。熹宗不但造大的亭阁,而且擅长细致的雕刻,他做的砚床、梳匣皆是自己油漆,五彩绚烂、工巧妙丽,出人意表。他雕刻的八幅屏,在不盈尺的天地里雕刻的花鸟虫鱼、人物走兽都栩栩如生。他令太监将这八幅屏拿出去,每套卖1万两银子。太监为讨他高兴,第二天就拿1万两银子给他,使熹宗大为兴奋。

一切时间都花在玩上,熹宗哪还顾得上朝政。为了玩他可以不读书、不上朝、不看奏章、不批军机。魏忠贤充分利用了熹宗的昏庸。他要谋私害人就在熹宗忙于设计制作时去请示事情。每次,熹宗都是不耐烦地挥挥手说:我都知道,你们去办吧!于是,魏忠贤盗取了批奏之权,口衔天宪,威压群臣。不利己的事以皇上的名义批驳,谋私害政的事情也以皇上的旨意传令执行,外廷之臣无可奈何。

来源:历史资料网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lishiziliao.com/gushi/35655.html